旅行, 策展手記

東京駐村行_1

我沒想到過自己有機會駐村,因為這幾年來我手邊的事情沒有停過,也就更沒想過去哪駐村這樣的事情。這次說是機緣也確實,一來剛好要到大阪美術館做一場演講,正巧J受邀於東京駐村,這個駐村單位的要求是藝術家需要找一位策展人同行,於是就問了我。我因為正好要到大阪,想想一來時間正好配合,二來忙了一整年的「重見/建社會」告一段落,也許正是天意吧。也是一個天時地利的機緣,平日要這麼湊到自己有空的日子其實很不容易。於是我就答應了,將這次駐村視為一次考察之旅。
我與日本多年無緣,即便台灣日本如此近也都沒什麼機會來。上一次來好像是2005年的事了,時間過得真是快,我走在東京街上,今天在六本木森美術館底下回想著2005年來的那次看到這龐然大物的感覺,然後不知怎麼地老想起KK講的佛法,有點跳躍,但跟記憶感知和意識的形成狀態有關。多年前我被這個巨大建築驚嚇到過,也對52樓上眺望整個東京的驚人景色印象深刻,那時候我是想著以後要帶jeph來一起看一看這如同「銀翼殺手」裡描述的「文明與宇宙裡極致的景觀」,而這次他也來了,偏偏來的時刻正巧不巧他接著要趕飛機,我要趕一個meeting,竟然沒有一起去欣賞(倒是分別去看了一圈),這種陰錯陽差也絕對是命。
一周下來,風塵樸樸地趕東趕西,倒也去了不少地方,拜訪了一些人。策展人、藝術家、藝術團體、活動組織者…。他們彼此之間或多或少有些交會,但我與他們見到面並不刻意是因為些什麼連結的關係。但這次無論是見到誰都給我一種共同感受,是日本在311災難過後的人與社會的轉變。依森美術館策展人所說:311之後日本人好像突然「醒了」。當然這意味著很多事,放在藝術發展來看,則是這一兩年來日本藝術實踐的態度與關注的改變是強烈而顯著的,當然這種改變也不只是藝術世界裡的事,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情。日本如此,其實亞洲國家很多都走著相似的路,雖然各自發展的路程與軌跡不一樣,但有些雷同性,這種雷同性來自於大家在當代社會裡所真實面對到的困境。這包括歷史的、經濟的和文化的種種,而也是在此刻,我們聊起來才深刻感受到,我們還真的是一點都不瞭解彼此。五十步笑百步,台灣看日本如此,日本看韓國如此,中國看印度如此…,或許我們真正的最大困境,是我們不曾回到原點,從最基本的相互瞭解開始。而現在有了這樣的需求與開始,也或許是好事且值得再繼續觀察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