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音樂, 高級文化V.S大眾文化

曼城

因為諸種關係去到過曼徹斯特幾次,依稀印象中我去到之時總是冷颼颼(連六月去也冷得個半死的典型英國夭壽天氣)。為協助展覽之故,總是在一堆廢墟裡繞著。曼城周邊無數空盪的廠房、廢棄空屋挪來使用的藝術家工作室(裡頭竟然高達上百個工作室)…大概屋舍就像板橋435那樣,但狀況可能更差點。藝術家用簡易的方式隔間和似是相當低限的方式工作,或者改為駐村地。
曼城正在經歷種種各階段的都市更新過程─看到那些廠房、建物其實不難想像這些推土機要如何將那裡「再生」為luxury apartments。世界各地熟悉的景況。昨天和我們聊天的藝術家來自曼城,從她的眼光看來覺得台北生機處處,我說有嗎?,哈。看別人家的東西總是比較好?不過想起曼城,我覺得比起那種寂寞的消頹感,台北就算亂七八糟也確實比較亂七八糟的活絡點。


全世界瘋文創,殊不知,這種東西某程度來說不就是英國這個經歷了柴契爾種下之禍因、金融風暴、遠因又自工業革命、殖民帝國擴張以來之繁華不再、一敗塗地、產業外移之宿命之後才想出來的玩意兒?而我們只是在以劇烈加速的方式步入其後塵。同在這漩渦裡的世界各地的人去到曼城,不勝稀噓。想起很多年前,也因展覽原因去到利物浦,那是個雷同的故事之地,2006年吧,這個快死掉的地方(百萬人縮減成一個三、四十萬人的蕭條到底的地方)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當然,意味著就是要以此緣由讓資本大舉進入,以文創之名幫一個奄奄一息的地方做CPR。果不其然,我兩次去到有如失樂園和新樂園之巨大反差,在錢和開發商滾滾湧入之後,商場、Shopping Mall、文化園區、表演場所….蓋得亂七八糟好不熱鬧,但結果是否如其所想的那麼好,是一個問號。那一年的利物浦雙年展夾帶這個巨大的資本特別風光,其總監年薪據說可高達一千多萬台幣。我眼珠子掉下來了,想起那一次我是住在一間巨大但帶著破敗滄桑的老酒店,半夜我老是擔心有鬼。
看得出是曾經經過極度風光如老貴婦般的酒店,收容昔日的不堪,但反正酒店裡都是過客,也管不了那麼多吧。坦白說去到過曼城和利物浦,會知道倫敦根本就是另一個不相干的世界─以藝術圈子來說。曼城的朋友說倫敦藝術界根本懶得理其他地方,是的,全世界知道有透納獎Turner Prize,可妳應該不知道在威爾斯有個獎金是透納獎兩倍(也是目前全世界最高的獎金)的世界獎Arts Mundi。而我曾經也因機緣去到過三次威爾斯(媽呀竟去威爾斯那麼多次),那裡的朋友也是跟我嘆口氣,說你花錢拜託倫敦的人來看展,他們還不想來哩。聽到此,也只能哈哈一笑。何止是英國如此呢?
扯遠了,是因為朋友的拜訪,才想起曼城的。對,冷颼颼、食物不怎麼好吃是我的概括印象,藝術界是另一種氛圍,由於沒有了市場的支撐,曼城藝術家較採取合作和自我組織的方式,工作方法也和倫敦的市場味道大不相同。我在那裡遇到了好些個相當有趣的藝術家,而且說來巧,其中兩位是早年移民至英國的華裔後代。上一次去到時是2012年,剛好他們有家非營利藝廊在辦募款Auction,我去到現場在旁邊幫忙喊燒。當天有一個拍賣物出現,嚇到我跟jeph,那是Joy Division的Unknown Pleasures的唱片封面設計「原稿」!我…我…我跟jeph一閃神沒有標下來,至今後悔不已阿阿阿阿!(起標價:900磅─應該不算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