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藝術/展覽評介

溫哥華「冷」式攝影

[舊文重貼]

圖片來源:davidzwirner
Stan Douglas, Every Building on 100 West Hastings ,2001, C-Print, 66 x 436.9 cm
溫哥華真是個很獨特的城市。她給所有人親切感(那些你能在所有旅遊宣傳物裡讀到的),但對我而言,某方面她一直是溫冷的。這份溫冷在我移居這裡近四年來,也才終於描出一個輪廓。
剛來頭一年,如同在台北一樣我常找畫廊看展覽,但是絕不誇張,在抽離了家鄉的時空背景之後看著溫哥華式的作品,心裡常常第一句話是咒罵”What the HELL…”,碎碎叨唸:這些人在搞什麼鬼啊!
沒有文化脈絡的理解下的欣賞很虛很漂浮。加上我當時一點也不懂此地前衛藝術作品裡的傳統其實是一種「冷幽默」。這裡「冷」的意思有很多:距離感、隱誨的疏離、說不出所以然,但不是冷漠,這的確是一種很隱約的感受,不容易察覺和歸納。
依這三四年來心境的慢慢轉化,不論是融入了或妥協了,好歹都讓我對這獨特的「冷」味有了更深的體驗。其實最常看到的是本地藝術家的攝影作。這在歐式藝術史脈絡裡被歸為「攝影-觀念藝術」(photo-conceptual art),在溫哥華有個不成文的名號:「溫哥華學派」(Vancouver school)。1999年【Vancouver】雜誌九月號裡(這是一本本地流行文化及消費雜誌),作了個「溫哥華名人錄」專輯,對酷異溫哥華學派還有一小段的描寫。其實榜上有名的列出來,藝術界可能會驚覺,全都已是赫赫有名的國際級藝術家啊。傑夫‧沃(Jeff Wall)、史丹‧道格拉斯(Stan Douglas)、林蔭庭(Ken Lum),這三位已是名列世界前五十大的藝術家(甚至還有人將傑夫‧·沃和史丹‧·道格拉斯列為前二十大),另外,朗迪‧葛拉罕(Rodney Graham)、羅伊‧阿爾頓(Roy Arden)和依恩‧瓦歷斯(Ian Wallace)的作品也是世界大展中的常客。


那種「溫冷」是你發現,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字,如果不特別提出來,大家都不會注意到他們全都是溫哥華人。「小小溫哥華出了這麼多大大藝術家」常是我掛在嘴邊揶揄的話。這個城市就是這樣,有種不具名的性格,不搶眼也不和其他城市爭風吃醋,所謂的「溫哥華學派」也只是少數人才知曉的傳說,原因是這幾位又被戲稱為「男孩俱樂部」(Boy’s club)的藝術家之間,並沒有大張其鼓地集結,組織或成立團體,他們其中僅管有師承關係,但每個人多半是自己做自己的,有趣的是,長久下來觀眾在他們幾個人之中發覺了一種共通的氣味,畫面裡的類似氛圍,那便是我想說的溫哥華冷味—抽離、乾淨、深沉和詩意,經過這幾位大老也默默影響了此地年輕創作者的作風,或換個角度講,溫哥華這個城市的氣味造就出一股獨特的藝術氣息。
溫哥華式攝影中的「冷」,是你在任何觀光手冊、雜誌、廣告看板、或大部份文化刊物中都不容易見到的畫面。他們所拍攝的城市景觀,很模糊地以文字來形容,是一種「淡淡荒蕪感」。為此我常揣測,是什麼造成了這些藝術家對這個城市產生如此的詮釋?然而這些作品不煽情,情緒表現被壓到最低,觀點抽離,景緻沒有太大特色。但是看多了也會在心裡產生「嗯,的確非常溫哥華啊!」這樣的感受。我對這些藝術家所深入的人文風景一直有高度好奇心。
如果按羅蘭·巴特論攝影中所談的「知面」和「刺點」來談,這種溫哥華式攝影所能給予的訊息,一開始,還真是模糊又微弱。不過,這真的只是一種接受過程。並非說它們缺乏知面和刺點。打個比方,在台灣有幾位攝影藝術家拍過龍發堂或像是麻瘋病人的作品,那些作品所能呈現的知面和刺點強烈,但在台灣也並沒有所謂龍發堂攝影學派產生,而在溫哥華,這些城市攝影作品因為「溫哥華不具名也不獨特」特質,所能給予的內容訊息相形之下較弱,而若要深刻地談,它們那毫無線索、沒有熱烈感情、給人一種離鄉背景的殊離感,卻是我心中最深沉不能迴避,感受到的強烈刺點。然而這一切,都越過了畫面、影像、符號而成為一種幽微的感知,你無法具體說明,畫面的哪一個部份刺激了你。
漸漸地,我感覺溫哥華的「冷」在我心裡化約為一種淡淡情愁,無法以文字名狀。這種情愁是否是一種因為疏離而產生的哀傷?其實又好像沒有那麼嚴重,因為如果看多了還會發現,那是溫哥華的幽默方式。

8 Comments on “溫哥華「冷」式攝影

  1. 我記得過去曾經看過有篇關於“冷藝術”和“熱藝術”的東東…
    想過寫些“冷色情”的文字…

  2. 相對來說,在台灣隨手拿起相機取得的畫面總是太飽和,乃至覺得沒有什麼畫外之聲。感覺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從報刊的照片到廣告到庶民的照相簿,好像都離不開。這是台灣的顏色使然,還是我們對它太熟悉了?
    所以國片的長鏡頭反而不是那麼的令人親近吧。

  3. 不知道為什麼,
    倒讓我頻頻想到彼得格林那威(Peter Greenaway)的影片
    還隱隱聽到配樂呢!
    這裡真是個好的導引之門 ^^b

  4. to Chiron: 彼得格林那威?嗯有那麼一點喔,但溫哥華沒有那麼超現實感. 不過溫哥華東區毒虫街如果用某種方式拍起來也許就很有那種感覺了^^;;
    to powerplant: 不僅如此,台灣的畫面有時有點躁鬱和焦慮.以前在台灣看慣台灣的美學,剛來溫哥華時還白目到在畫廊裡狂笑,還問說: 這樣就是大師啊??!! 哈哈,現在我知錯了,他們真的很厲害真的.
    to拜爾色素:”冷色情”的聯想…

  5. 不知道是來自於時代 還是來自於環境
    在台灣確實難得看到沉潛內斂的東西
    好像已然退化了細膩的感知
    即便是藝術作品 普遍也是種”廣告式的閱讀經驗”
    和政治狂熱有拼的強烈激情
    即刻躍出畫面 侵略感官
    該說是本地文化的特質勒?
    還是種隨波逐流…………

  6. 好像慢慢能夠理解「溫冷」的感覺,而且我就在這種「溫冷」的狀態中。溫哥華這個城市的色調對我來說趨向於一種藍色,不是冷得要命的藍,但是有時也憂鬱到可以殺人。

  7. 尋愛回顧2005

    2005這一年哪,要根據我以往最討厭0和5代表著「沒有」的迷信來說,應該根本就是犯沖,加上碰到本命年之坎坷運勢,回顧起來應該有大半是不幸和挫敗吧,沒想到安然苟延殘喘至今,萬幸!…

  8. >> 依這三四年來心境的慢慢轉化,不論是融入了或妥協了,好歹都讓我對這獨特的「冷」味有了更深的體驗。
    台灣,熱鬧、吵雜。台灣人的心容易浮躁,不容易去領略一些東西。
    這三、四年,算是沈澱吧。心靜下來了,也就能看到(、領略到)更多東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