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啟蒙之路

中正紀念堂的廣場學生靜坐事件,時時牽動著五年級(或說「野百合世代」)許多人的情緒和關注,這幾天看了大家的談論,感覺這種已內化在血液裡的情感,多年來如何形塑和投射了一個世代對社會影像再現,和面對公眾議題時的反應態度,甚至可能產生大於政客、群眾、評論者…的立即觀點而產生更大的自身反省力。在一種公眾和私秘經驗的交界之處,或許是出自內在的需求所使然,而「曾從那個時代走過來」往往從意識、記憶深處的角落再次出現並被招喚,而使情緒有所翻騰並再現為另一層次對「自我與社會情勢內在關係的探索」。
這使我想起人們是如何「被啟蒙」的。


如何理解學生運動野百合價值的再探,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也有獨特的意義,一個讓我們回頭去看看自己的意識形塑過程的時機,無論是直接的或間接的。在米蘭昆野百合的色彩」一文中,網友K在迴響中說到:

「…因此,我認為實在有必要將純潔、陰謀等論輕輕放下,就讓彼等成為一個人吧,這何嘗不是一種成年祭禮,透過身體的慾望去體驗鬥爭、去發展生存,在場域上,現今的街頭、公司、機構、國會等,何處不是”山林野澤”。」

「真實」與「價值」可以不斷受到檢驗和評估,它們多少是因時間、因人而異。我們現在以什麼樣的姿態「處在這裡」與過往之間則有了某種超越「事件」之無形卻巨大的關聯。在Dennis Cooper的「嬉戲這本小說裡處理了這樣的議題,它以一個青少年和一張「屁眼被轟開」的虐殺照片的邂逅開始,而闡述了青少年如何被開啟了體內和意識裡從未有過的巨大慾望,即使在他成年之後赫然發現原來那只不過是一張一點也不正經的假扮妝照,然而他的生命卻因此岔出了另一條道路。這就如同我說自己在大學時代被一部虛構的影片所啟蒙,是頗為類似的事情,而這或多或少都像是每個人的成長經驗。多年之後,我們所在意和擔心的可能已不是在那當下真實與否的層次,而傾向於意識型態的內化與操作,那會是形塑著一代人未來面對自己的生活態度的關鍵。我們因此而關心學生的靜坐,或在言語上談論著規範、意識或態度…等等這類議題。
很有趣,「啟蒙」和「悟」這兩個詞在英文裡是同一個字:enlightenment。然而中文二詞之間並不完全同義,卻有微妙的關聯,似乎一個是開始,一個是結果。從被啟蒙到「了悟/理解」之間是一段時間過程,這段時間過程將投射出我們在社會上的行動、思考和價值觀,是一種社會轉變的內在趨動力。如果此刻我們在意著年輕學子的舉動和想法,也都必須體認到無論有多少虛實在事件下,大家都有可能因而再次產生轉變,而一個開始、一個結束也將如同迴力效應般相互激盪,它們應該要是相生的,而我們在事件中看見的是我們自己。

4 Comments on “啟蒙之路

  1. ㄟ,班門弄斧一下。你說的悟/啟蒙,在心理學大師皮亞傑的看法當中,就是一個accomodation/assimilation的過程。你的看法跟social construction的主張一致。看來也是有成為大師的潛力啊。可見師父的影響果然不可小覷。

  2. 好利害,我只能回想屬於我自己的運動,妳卻可以寫出這麼多東西….
    其實會寫那篇文章,是因為跟以前一起貼大字報的學妹講起這次的學運,有很多感慨.他直稱這次的學運有很大的政黨色彩云云.但我卻對他說,有沒有政黨色彩對我來說,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己心中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我們太在意表象,忽略了內在的價值,我深信,當我們確信自己心中的絶對價值之後,其他的都是枝節.我在乎的是心中的價值.
    其實那篇文章主要也是回應不知在哪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說道:運動,不是只有政治運動,有許多社會運動其重要性更甚於政治運動….是的,反戦遊行,婦女運動,環保運動,甚至同志運動.上次去反戦,竟然來了”小貓兩三隻”….
    我對政治超級冷感,甚至從大學起就不看頭版,現在更是不看新聞,但是那並無損於我對社會的”貢獻”.台灣花了太多的心力在政治運動上,耗損了太多的”運動成本”.
    想想,曾經被啟蒙的我們,現在都在社會的很多角落,堅持小小的事情,世界也許就這樣變得更好了.我們也許沒有能力或”志氣”做更偉大的志業,但是這樣不是也很好嗎?

  3. 太贊成了 台灣政治有救那天 是因為人們開此對政治冷感
    想到前幾天吃早餐時 在店裡翻到一本壹週刊關於這次大選相關的一些影像特輯
    印象深刻 彷彿窺見報導攝影新的影像形式風格 甚至美學
    每張照片視覺上的張力都極強 火光 煙幕 水柱 特殊構圖 影像特效
    強烈的形式感和感官刺激 但似乎沒有任何敘述以致於立場
    不在企圖說明什麼 沒有可讀性
    因為影像在第一眼就穿越過視網膜和大腦 以一種驚人的超高速
    很像從影片中抽格出的單張畫面那種孤立感
    而且是最炫目那張 而不是劇情最關鍵那張
    所以它無關前後 不暗示著上下文 也不需要
    很極致的真空狀態 簡單講 一目了然
    後來才想到現在一般在報章雜誌上的照片 好像都是這樣
    只是之前沒有一堆一起看見 沒強烈的意識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