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6

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藝術/展覽評介] , [藝術家] , [隨想]

緣起於讀到這篇文章:Truth or Dare(作者為Julian Stallabrass)

#著述《High Art Lite》一書的作者Julian Stallabrass十二月一日發表的評論文章〈Truth or Dare〉,相較於九十年代他對於YBA世代藝術家及其創作的觀察和批判,在這篇文章中有兩個推進點:一個是他觀察大約在2000年之後,英國當代藝術或者說更新一代創作者與yBa的不同,其中某些作品願意較積極地介入政治與社會議題,例如Jeremy Deller;Stallabrass認為這是新工黨上台執政(1997)之後社會氛圍的逐漸轉變影響,以及整體上對藝術文化的另一種期待,使得這類型的作品增加。另一點則是也在90年代開始,全球化的影響讓英國的藝術家得以有機會瞭解世界上其他地區的當代藝術在處理什麼樣的問題,而這又是由大型的雙年展、三年展中所產生的世界性對話和互動觀係(或更甚者,冷戰結束之後的新的意識型態,其中以反美(式)霸權為一支中心思想)。他對於YBA世代的分析方式─一如談論90年代英國青年文化、高級文化和大眾文化時幾乎是必然列入檢驗和思考的─將之與柴契爾主義(保守黨長達十七年執政)所造成的經濟、社會影響力看作相當重要的因素。再者,在與全球化的對照之下,將當時YBA的創作仍視為只算得上 “local”的作品。他之所以批判,在於以上兩者(當然還牽涉到當時媒體和收藏家沙契兄弟的炒作影響力),說難聽點,這樣的東西居然被美國(或所謂國際市場)買帳。

# Julian Stallabrass的文章又讓我回想起對英國而言頗為踉蹌卻又駭世的90年代,特別是〈猜火車(Trainspotting)〉(1996)這部片在我腦海裡閃現。

一方面,柴契爾執政時期所引發的高失業率、社會貧富加劇造就了像肯洛區(Ken Loach)這樣的左翼導演:

「一九七九年,保守黨的首相柴契爾夫人上台,大力推動私有化、經濟自由化的政策,並傾全力瓦解工會的團結權,使得英國工人階級的生活日益惡化。當時的發展使肯洛區將他的拍攝題材更集中在政治議題上,也將他的工作推向拍攝紀錄片。他當時相信,面對英國勞工運動的危機、迎戰柴契爾殘酷政策的最好方法,是拍紀錄片,而不是劇情片。對他而言,在這個階段轉向拍攝工人的紀錄片,是他不得不做的選擇」節錄自「吹動大麥的風 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
另一方面,從柴契爾下台(1990)到新工黨獲得執政權(1997),或更約略地來說,從91年到2000年這十年間,柴契爾唯物主義的失敗效應所影響下的世代虛無感、疲累感和對生活的懷疑已經達到最高峰。猜火車這樣一部電影在當時可說是讓世界上的人瞥見英國當代社會冰山一角的無力感和百廢待舉的龐大社會問題。

如果還記得「猜火車」這個名字的意思,那是一種當時英國年輕人玩的無聊遊戲─無聊到打睹火車的進站時刻。而這部電影揭露了真實生活的寫照,最有名的就是這段經典片頭語:

選擇生活,選擇工作,選擇事業,選擇家庭,選他媽的大電視機,選洗衣機、車子、CD、電動開罐器,選擇健康、低膽固醇和牙醫保險、定息低率貸款,選擇房子,選擇朋友,選擇休閒服跟搭配的行李箱,選擇各種布料的西裝,選DIY,懷疑自己是啥?看心智麻痺的電視,嘴裡塞滿垃圾食物,最後整個人腐爛到底,在悲慘的家裡生一堆自私的混蛋小孩煩死自己,不過是難堪罷了,選擇未來,選擇生活,…我幹嘛做這些事?(上面那段影片)

如今若有機會到英國去,有幸搭一次英國鐵路系統你便可以想像「猜火車」這種遊戲。英國鐵路私有化之後(1992),如今你買從A地到B地的火車票,有可能是一家以上不同的公司所經營,票價更是高高低低懸殊極大(爆貴),甚至,你有可能遇到其中某一段的鐵路公司正在罷工而「寸步難行」的荒謬景況,而「誤點」則是常態。

整個英國社會在如此的「擺佈」之下,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從質疑體制、反文化、甚至是某種強烈特有的「反商」情節(並非指他們脫離商業操作)開始勾勒了一幅末世紀狂亂的虛無景象,一如二戰後艾倫.金思堡以〈嚎叫〉一首詩激動地朗誦出「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無能力量及其文學上的成就,英國至少也有寫出了像〈猜火車〉、〈酸臭之屋〉(The Acid House)等如今已是世代代表的作家Irvine Welsh。

#回頭再看YBA在九十年代的崛起與創作,某程度來說是時代產物,卻也因為收藏家(沙契兄弟)與媒體的炒作而成為頗為反諷的時代癥候。它和80年代末開始的倉庫瑞舞(warehouse party)同時發生,這群藝術家也從倉庫辦展開始。以Damien Hirst為代表(他的一件作品去年以四百萬美金拍出)的十幾位Glodsmith藝術學院的學生,他們自行找空間辦展覽。在吳金桃的書介文章中寫道:

作者(High Art Lite的作者Julian Stallabrass)以為,1980年代末期經濟蕭條,是造成這群藝術家崛起很重要的原因之一。許多藝術家自己當策展人,開始在另類空間辦展覽,來解決商業畫廊、公家畫廊、美術館愈來愈高的門檻。不過這類的另類空間,和60年代在美國產生的另類空間(alternative space)運動的動機,並不相同。60年代另類空間運動所具有的理想主義,在英國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另類空間並不多見。90年代初的另類空間,是藝術家在追求藝術生涯的一個策略,也就是在景氣不佳的時候,為了吸引少數幾個經營前衛藝術的商業畫廊的注意。

#Julian Stallabrass認為90年代YBA的創作媚俗、空洞和缺乏深刻的意義,只是用「驚人」的手法試圖吸引人們的注意(我想,其實他們的態度根本就很「痞」)。他所期待的具有批判性、反省生活、對政治性議題採取行動性和介入性的作品直到了2000年之後才逐漸出現。的確,Jeremy Deller是個好例子,他同時也是2004年透納獎(Turner Prize)的得主。依他的觀點看來,整個90年代的英國視覺藝術發展在柴契爾主義的陰魂下是完全開了倒車。但是那一段時間的「空缺」意味著什麼?又有什麼樣的意識型態蘊釀往後像Jeremy Deller這類型的藝術家出現?在Julian Stallabrass的文章中談論國際性雙年展、三年展和全球化的影響力,使得英國藝術家慢慢知道國際藝壇在面對什麼樣的議題。先略過這個進程,再回頭看一下1993年的透納獎,有一件有趣的插曲發生。那一年的得獎人即YBA之一Rachel Whiteread(即以翻鑄虛空間出名的那位藝術家)。

#1993年,一個名為K Foundation的單位也辦了一個衝著「透納獎」而來的獎項:他們要選出年度最糟的英國當代藝術家。1993年,他們頒給了和「透納獎」所選出的「最傑出英國當代藝術家」的同一個人─Rachel Whiteread。K Foundation所提供的獎金是透納獎的兩倍:四萬英磅(透納獎是兩萬英磅)。他們發佈新聞:如果得獎者不願意領取這個獎項,那麼他們就在泰德美術館外面當場燒掉這四萬英磅。Rachel Whiteread一開始有些遲疑,後來無奈地接受了,並把獎金捐了出來。

K Foundation是何許人?如此狂妄地公開嘲弄體制和藝術?這是由Bill Drummond 和Jimmy Cauty兩個人所主導的行動(當然很多人持續質疑著他們的作為算不算「藝術行為」),這兩個人是當時相當紅的電音團體the KLF的成員。據估計他們的唱片在當時至少為他們賺進六百萬英磅,繳完稅後還有三百萬英磅,於是錢太多就搞起K Foundation。他們其他的行徑如:在瑞舞舞會上灑錢,1994年在媒體的公開報導和紀錄下,用六十七分鐘時間燒掉他們從銀行裡提出來的一百萬英磅,這裡有紀錄片:

the KLF這個電音團跟情境主義有關係,燒錢是很驚世駭俗的策略,但和之前談論的〈猜火車〉青年世代,他們在虛無感中以身體、行為或者某種以個人為出發的方式去進行反體制、反資本主義、反社會以及反一切你能說出的主流意識型態和生活價值觀。這似乎讓人聯想到七十年代龐克運動團體性手槍(Sex Pistols)的行徑。在90年代不一樣的是,他們是〈迷幻異域〉一書裡所說的「非法世代」,他們游走在主流和邊緣之間,不落入意識型態和姿態的限制中,使之成為一種個人或微型的組織方式回應這個世界。例如「重回街道」、「重申空間」等等的策略在歐洲如何與當代社運及反體制的概念結盟。

K Foundation是個極端的例子,對照著當時的YBA現象,他們的做法極為機智也同時是現實中的行動,他們並沒有要「搞革命」,卻因為認知了體制和媒體而反過來利用它們達到另一種訴求的抒發。90年代,Rave文化的狂潮在短短數年之間襲捲了全球,創造了以電子音樂和藥物文化為表徵的全球青年世代,〈迷幻異域〉的序文在此刻仍值得一讀,其中雖是談論藥物與舞會場景,但仍從中能標示出一些當代創作與藝術現象的「共同啟發點」,其中這麼寫道:

「......青年文化必然是充滿著時尚的意識型態,不管是信奉時尚還是反抗時尚,也可能是兩者兼具。Ecstasy文化好像柴契爾敘述法中的幽靈-呼應著自由市場的精神,柴契爾抗拒的和消費主義無法提供的集體經驗的欲望,卻也表現於其中。柴契爾保守主義提出了隱含著維多利亞道德觀的藍圖,Ecstasy文化隨之起舞,但又顛覆了這個道德觀,激發了深具活力的地下經濟,除了非法的藥品,還包括其他現金交易的額外服務,從DJ行業到家庭唱片業,創造出有史以來最大量的文化手工藝品。

舞蹈-藥品場景結合了科技,改造了自由資本主義,並脫離原來的目的,走出了另一個方向。這個文化根本不理會法律的束縛。僅僅將Ecstasy藥丸交給朋友,就構成違法行為,因此藥物的使用從八○年代初成等比級數成長,Ecstasy的出現,使得青年主流文化與觸法有著緊密的關係。當使用藥物愈來愈常見,犯罪行為也隨著民主化。歐文.威爾斯(Irvin Welsh)所稱的「化學世代」,也可說是非法的世代。 」

#其實,拉哩拉雜地掰了這麼多,其實是想再次去思考現在在Julian Stallabrass看來是較具希望的藝術創作類型中,是如何地從全球化以來、從九十年代那十年中掙脫,或蘊釀而出。這些人成長在什麼樣的環境?他們的反抗又和以前藝術創作中的反抗有何不同?在Truth or Dare這篇評論短文中,Stallabrass特別讚賞了參與利物浦雙年展的台灣藝術家陳界仁的作品〈路徑圖〉,並認為以藝術行動介入政治社會性議題的當代藝術創作,是自九十年代以來的推進。目前在〈赤裸人〉展覽中的許多作品,都具有「介入」和「行動」的特質,它們不同於社會運動,而是運用藝術去轉化和純化出某種超越體制、超越合法性討論的空間,其中使得觀者能夠因此再去去觀照自己的現實生活,而這一代的藝術家也沒有背負龐大的僵化的意識型態,如〈叛逆出版社〉、〈微型國家〉等等這一類型的創作者,都似乎展現了新世紀以來的某種新創作觀和行動方式。

ps. 累死我寫這麼長。強調:這篇純屬隨筆紀錄,也僅限於從英國YBA出發的某個切面的談論,其中還有很多不完整,或太跳躍之處。



相關文章: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由 goya 發表於 2006.12.26| 引用(0)

往日雲煙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uecircus.net/mt4/cgi-bin/mt-tb.cgi/8580

迴響

YBA的展览正在广东展出,明年初会巡展至北京。考虑找时间去看,goya的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些新的视角去看YBA们,辅助现场作品来看会有所裨益吧,谢谢啦~
btw,于当代艺术而言,策略似乎很重要。
第一次上来留言,祝新年快乐:-)

Posted by: azure 發表於 2006.12.28 12:42 AM

to azure: 新年快樂~ 現在YBA應該要改叫OBA囉(old British artists);-)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6.12.29 05:27 AM

作者您好,无意中搜索到了您这篇文章,我是一位美术专业杂志编辑,很希望在杂志中引用您的文章,希望看到留言后,您能与我联系,我的联系方式:010-58760450

Posted by: wangjing 發表於 2007.04. 6 03:59 PM

to wangjing: 謝謝你的留言。也許比較合適的方式是以email聯繫,你可以email到happybanana945@hotmail.com 給我,我會儘快回覆。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7.04.12 01:19 PM

好精采。

Posted by: 白色登喜路 發表於 2007.04.24 10:16 PM

好精采。

Posted by: 白色登喜路 發表於 2007.04.24 10:16 PM

請問有興趣想從事地下文化創做活動嗎?

若有興趣歡迎來信討論

我們弄的地下文化創作是以左派立場為基點延伸出去的

應與您頗合

Posted by: five 發表於 2007.06. 2 02:06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follow goya at http://twitter.com
最新文章
策展意識與獨立意識:重省台灣策展20年
Kassel胡思亂想
定力
2012開春筆記
策展專業VS官僚機制─從本屆威尼斯台灣館策展工作談起
氣象人在立方II
氣象人在立方
開始回想一切的一切
1108
立方不立方, that's a question...

本文迴響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five (6月 2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白色登喜路 (4月24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白色登喜路 (4月24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goya (4月12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wangjing (4月 6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goya (12月29日)
RE:90年代驚鴻一瞥:從YBA、猜火車之後,到當代的藝術創作策略
  by azure (12月28日)

著作權宣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採用



訪客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