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23

瘋狂的夜--darren emerson

[次文化] , [生活]

這個周末,我最想去的是白沙灣豔夏音樂節(Summer Aquarian),三個舞台,陣容不錯。而且,是戶外。快兩年沒有參與戶外趴地,很想念「看著滿天星光,微風,音樂」的氣氛。在溫哥華連續三年的夏天,我們都開車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裡參加大型舞會,一路開車到森林,太陽慢慢下山,心情越來越飛揚,通常到了森林已經天黑,連路都看不見,自己想辦法從小路順著指示摸進去,突然豁然開朗,上萬人十幾個舞台綿延在山林中。紮帳棚,逛森林,約略到兩三點,抬頭看可以看見整條銀河,四五點看日初,五六點大家才精疲力竭地開車回家。

由於交通以及家務的因素,這一次無法前往白沙灣,心裡難免有些遺憾。不過昨晚,著名的猜火車主題曲Born Slippy創作團員(Underworld)之一darren emerson來台灣。這種時刻許多人都要去朝聖,於是就選擇去參加這一場。人出乎我意料地多,當然原來也想像會很多人,但昨晚的擁擠程度—人幾乎擠不進舞池(要用撞的),現場熱得大概有三十五度吧,被夾在濕答答的「汗池肉林」裡,前胸貼後背,但眾牛鬼蛇神似乎還挺盡興的,雖然我一度覺得缺氧不能呼吸(外加現場人手一支煙),也覺得地板震動得樓快塌了。就是這樣,僅管聽起來如此「恐怖」,我還是從darren emerson上場開始,就在「汗」池(舞池)中聽他放歌,從一點半開始,節奏氣氛都掌控得不錯,眼睛一閉上,豐富的節奏就穿透我把我圍住,在這樣的情況下,讓我比較「釋懷」隨時甩到我身上左右鄰人的汗水,總之,他們把汗甩到我身上,那我的汗也甩到他們身上。

聽得入神了,看著大夥的陶醉程度,我再次看時間時,嘩!已經快三點半。居然我就在那汗水和人牆中待了快兩個小時。本以為darren emerson快下場了,沒想到他一路放到四點半,他放的挺爽,我已經撐不下去。最後一小時放的相較之下就沒有上場時那麼精采了。後來想想,一個DJ要馬拉松式的放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到後段還需要盡力掌握住情緒和高潮轉折等也許需要更多技巧吧,因為那不僅是在與他自己所能掏出來的內容有關,還要和現場逐漸疲憊的舞客的體力博鬥。幾個月前Eddie Hollywood(這一兩年英國頗有影響力,BBC radio 1舞曲DJ Pete Tong力捧的新銳)的狀況則是隨著舞客的反應,似乎影響到他放歌的穩定度,到了最後有些亂了章法。曾經Tiesto曾經連放過六小時,真不曉得是什麼景況,功力如何?

darren emerson當然是放了經典橋段的Born Slippy,大家還跟著唱。這首曲子對我來說,夾雜著對電影「猜火車」的記憶,曲子和影片的味道簡直是配合得天衣無縫,時代、氛圍、動感都互相幫襯互相加乘。不過,他和DJ Sasha合作的Scorchio甜美老曲沒放出來,我有些許期待落空。



相關文章: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由 goya 發表於 2005.07.23| 引用(0)

往日雲煙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follow goya at http://twitter.com
最新文章
這樣也是過了新年2
雨,下不完了
部落格版面及管理升級
[推]Dave's Lounge Podcast
鬼打牆
0121
0120
土星座下
袁廣鳴2008錄影新作:逝去中的風景
摘一則

本文迴響

著作權宣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採用



訪客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