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Crossroads

最近日子有些忙亂,夾著過年假期,工作與一些朋友的邀約聚會擠在一起,看展、開會、談贊助、寫稿、以及準備展覽的細節工作佔滿了我僅有的時間。申請到策展補助,也代表著往後這半年將會「異常充實」。很多事不親自去做不能體會,『獨立』策展—特別指像我這種從行政、展場、經費都從零開始的,真是名符其實這句話:要做自己,先自己做吧。


我並不是想紀錄這段日子的行政瑣事,或如何被種種還不懂的事情搞得團團轉,當作學習過程,其實有些事還蠻有趣的(雖然我總是過份焦慮)。近日有些感想,事情越來越多,龐雜繁瑣地消耗著我們個人僅有的精力,時常我很希望有多點時間讀書、靜靜寫點東西,然而這樣的時間卻越來越難得,久了,不自覺地陷入種種人事運轉方式和表相因果之中。想起來,常是一陣冷顫。
現在比較少人問我「為什麼想要策這樣的展?」「為什麼想寫這樣一篇文章?」這樣的問題了,似乎做這些事,也是一種理所當然;只談「理想」顯得純情過頭。而有時,社會現實對於個人的索求像隻餵不飽的老虎,就像〈十字路口〉(Crossroads)電影中那段故事:老藍調樂手Robert Johnson年輕時為了得到彈奏技巧,在十字路口與魔鬼立下了交換靈魂的契約。
這故事頗有寓意。不過話說回來,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要陷入行政瑣事的麻痹慣性中。在與現實環境的磨合過程中,如果只學會了生存方式,但忘記了最初是怎麼開始想要去做這件事的,其實早已經失去了熱情,也失去了做這件事的深度。時間一直往下走,我也不是新手了,但我還是想告訴自己,無論如何,勿忘初心。
將來回想起來,該有些值得去再思考和去陳述的。

2 Comments on “Crossroad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