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空轉渡日的社會

1. 這種感受越來越深。


把自己耗盡之後你聽到有人這樣說:妳從泥漿中把什麼東西給拖了出來,我喉嚨卡住腦子空白無言以對。我不是想讓你看到這一幕吧,原來現在這個社會連假象都瓦解了,連個外人都一眼看穿這泥沼。事情完成了卻毫無成就感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我從來沒有過這種強烈的虛空,費盡盲目的力氣之後。錯置和空轉,從上層到底層、政治經濟到文化。於是這社會在爛泥巴中要不剩點虛榮要不剩一張嘴,而拼命告訴你他/她身上的泥巴比較不髒的人是比較懂得自我催眠的人。
2. 以前不絕望嗎?說實在的,以前我都還天真地想無論如何只要有人願意,事情就會有些微的改變。不過現在連「自己在哪?」這種問題都已經無解之後,就斷裂-失根-空轉-盲目-毀滅。然後日子還剩下什麼呢?地藏王本願經裡描述的數十種地獄,我們這好像哪種都是咧。虛空與不足所形成的輪迴日復一日。
直到有一天有人發願或自己願意被超渡,才能意識到時間、才知道往哪兒去?否則就如同那些停留在原地無法離開遊靈一般。如果沒有系譜,就沒有時間感,也無所謂脈絡。於是你不論做什麼都像在錯誤的場景中。以前想像自己有一天做個展覽叫:「No/Future」(空無/未來或沒有未來)。
又讀了D為Rodney Graham寫的那篇論文,覺得自己像在饑餓地獄裡那樣渴望有一種時刻,什麼時候自己的當代藝術討論也有如此深遠的歷史感和廣闊的時空隔局,即使只是寫一位藝術家?現在無論一個地區、一個活動、一個事件、一篇文章…所有的一切都像住臨時組合屋。不過,我想這麼多幹麻,我連自己的生活都快完了。
3.我很想看看王兵的史詩紀錄片〈鐵西區〉。為何我記憶中有見過其中的幾幕?還是這個世界都是這樣在哪都一個樣。中國讓老外嚇得屁滾尿流的是那裡什麼都放十倍大給你看,看看城市可以怎麼錯亂、人可以怎麼貧窮或瞬間巨富、生活可以怎麼碎裂和荒謬,資本主義可以怎麼加速和摧毀。
忘了是哪個什麼趨勢專家去中國考察,看到一個腳踏車的工廠,工人們日復一日工作生產腳踏車。而其實那個工廠早就因無法營運而倒閉,倒閉後勞工們生活怎麼辦?官方只好接手繼續讓工廠運作下去,工人們就繼續去上班,日復一日生產線繼續生產根本沒得銷售因而只好堆得滿坑滿谷的腳踏車。喔,此人是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管理大師不知道有沒有因此跌破他的眼鏡啊,讚嘆一下這種「競爭力」?沒看過這種勞動-價值-資本-商品都錯亂的企業管理吧?

2 Comments on “空轉渡日的社會

  1. 嗯,少見妳如此悲觀的語調。
    那我可能還是那種無可救藥的樂觀派。或者說是不管怎樣我就是要樂觀。不然日子怎麼過呢?或者看見一個代課老師所做的教案竟然那樣美好精彩,可她還在繼續流浪當代課老師。那我又有什麼悲觀的權利呢。大約總是用著這樣的想法吧。一天也就過去了。
    還有,我近來似乎與妳的部落格犯沖(笑),要留言,先是檢核碼不顯示,要再按一次「顯示圖片」才會有,然後是得按好幾次一直出來Forbidden……數次後才會成功……(六次了)

  2. to 米姐: 人還是樂觀一點好。我也是這樣想,要不也沒什麼生產性。做一點算一點,儘量想美好的事。要不就像黃安唱的了: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好台的歌詞啊 哈)
    檢核碼的問題,Jeph說可能你所在的網域曾被人用來發垃圾信過,所以我們那個過濾機制就會自動啟動了… 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