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策展手記

單人翹翹板-畫冊

是啊,又想起了陳輝龍這本書的書名。原因是它的意象對我而言實在很深刻。好像查理布朗坐在翹翹板的一端想著這要怎麼才能享受一下剎那間凌空飛起的快感?這時才知道地心引力存在,才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時原來這麼沉重?無論你怎麼使勁蹬腳或是跳躍還是瞬間又跌坐回原位…。


畫冊編輯終於進入尾聲,這回我似乎沒有那種一個人玩翹翹板也想盡辦法讓自己望向高處一點的風景的那種心情-像之前在準備展覽時那樣,累了。朋友們幫著做完一校,二校三校幾乎都自己來,校著校著越來越焦慮不堪,深怕自己無法兼顧小地方,於是越到最後我越不敢放手,好像哪裡不太對勁,也或許之前的累讓我很沒有安全感,總覺得疲累中必有差錯。
這種「一鏡到底」演出的策展人/女工兼畫冊編輯校對好累啊!
太多因素干擾著我對一本畫冊的想像,甚至遺忘了當初那種熱呼呼的感覺,三大洋五大州邀稿邀展、譯稿、寫稿、編輯…甚至捧著每一位作者為這本畫冊所努力生產的思考文字覺得自己看到了好多好多。也許是行政磨人吧,出版社未必十分對這嚴肅的內容感興趣,加上開門就有業積壓力,那無形如電流般也流進入我的身體裡和腦裡,甚至我現在想著,願意出這176頁,中英文文字量大得驚人的畫冊的人實在是善人了(以台灣的出版業生意邏輯來說)。睡前想著自己也許該轉行去學學生意怎麼做(現在創意直銷還挺熱門),能賣什麼?Jeph居然說「去路邊擺攤賣畫冊吧」。真狠。
不過話說回來,如同才寫過的「獨立時代」那樣,下次,我要換種玩法了。
晚上再來寫寫畫冊內容有哪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