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一個團名打翻整缸記憶

經過敦南誠品門前那兒正準備著Live樂團表演節目,好奇地走過去看看,第一個團名沒聽過,第二個團名「外交合唱團」。傻眼。「外交」?正巧看到好讀的慧仙迎面而來,寒喧了一會兒忍不住問了,「這個『外交』不會是二十年前的『外交』吧?」「二十年前在Pub裡唱口水歌的那個團嗎?那個Pub叫….」(果然遇到同年代的人,哈)」「犛園」我說,這我記得可清楚了。離開誠品門口後,二十年前的記憶如潮水湧來,大概是大一大二時,犛園這個有Live Band駐唱的Pub我還挺常混的--那時才十八、九歲,跟我好友常往Pub跑。當年就是聽台灣第一翻唱團「外交」長大的,哈,我的老天。八十年代末沒有很多台灣自己創作的獨立樂團(比如黑名單、Double X),樂團都是Cover band,開始有搖滾樂attitude寫自己的歌的意識才剛萌芽。


「外交」必唱的曲目像Santana的Black Magic Women(顯然就是要表現其高超吉他技巧),有時還要露一手像Pink Floyd這種氣勢磅薄的東西,現在回想,還真是Copy得絲豪不差啊(或者那時我分不出來)。台上看來很木訥的吉他手崔可銓是個一曲歌王,每回必唱Air Supply的芭樂經典Without you。那時這樣的團很屌了,也很大眾口味。曾經在羅斯福路五段有個小爛地下Pub叫Wooden Top,比較年輕也比較猛的搖滾樂團在那裡混,能翻唱出Metallica的曲子的就已經讓一群美眉拜倒。當時的團堪稱台灣第一代重搖滾樂團,像Nice Vice、傑克與魔豆、so what…等,比起流行歌等什麼都唱的翻唱團,他們已經逐漸開始帶有搖滾的「態度」(Attitude),也開始耍酷。骨灰級的「濁水溪公社」當時已在Woodentop表演,但是都亂唱因而被「刺客」罵。「刺客」後來又在位於羅斯福路三段的「Scum」演唱,到了Scum年代,又有其他更多樂團像「瓢虫」、「骨肉皮」、「廢五金」、「迷幻幼稚園」等等,現在都解散了。Scum因為在我家附近,我總是會去那裡看看有什麼節目,到了看五佰在Live a go go唱時已是後來的事了。當時五佰還沒紅,或者應該這麼講,還沒完全紅上台面。從一張在Live a go go錄的現場之後開始大紅特紅,時間應該是1995年。
就這樣隨著這些場所樂團的起起落落,過完了我的大學生活、進入研究所。「地下社會」都是很後來的事了。在這段時間中,偶有些小Pub開了沒多久又關了,比如「OOXX」這個可能已經沒人記得的地方。我這是又把羅悅全的「秘密基地」review了一遍。時光匆匆,往事如夢。要不是看到「外交」這個名字,我差不多都不再想起這些事,但這個外交和那個外交應該早已是不相干的團了???如果崔可銓現在還上台表演,那我可能真會嚇到昏倒。

7 Comments on “一個團名打翻整缸記憶

  1. 犛園在當時我家附近,記得每回經過總是有老外或樂手駐留喧鬧,然後內裡隱隱傳來鼓聲陣陣,從那邊經過或電視上的余光節目,我可以大概了解那時台灣的西洋樂流行什麼(畢竟當時年紀小吧最多跟我哥的錄音帶隨著Bee Gees, REM, Peter Gabrial, UB40或告示牌上的紅人雜亂的聽);不過當我開始青春叛逆想要經歷所謂的臨場感受,那時那邊已逐漸從台北音樂場域納涼沒落了。。。

  2. 崔老師現在還在唱阿
    目前在台中的AMANKIN
    我特地從桃園趕到台中去跟崔老師請益
    我本身也是吉他手
    Nice Vice的主唱阿康
    是我的同學阿

  3. 我仍然率領”外交合唱團”,目前在大陸巡迴駐唱,剛從廈門歸來,下一站應該是杭州,現在的音樂都著眼在-把一些經典的英文或國台語歌重新編排,把多年累積的經驗和精神放在現場元素裡,希望有不同於時下的感覺釋放出來.

  4. 崔可銓!!!哇~偶像來留言,一時不知該回覆什麼了….(*緊張*)。希望未來在台灣還會看到你們精湛的現場表演,也祝你們巡迴一切順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