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藝術/展覽評介

掃沙漠的人

盧森堡館作品.jpgSu-Mei Tse的作品”掃沙漠的人”
今天要交稿,昨天睡前還對自己發誓今天不可以寫網誌。結果,……。如果好友工頭真要出「網路暨網誌勒戒旅遊團」,我應該第一個報名參加(to工頭:最好也是有spa、撿貝殼、陽光海灘喝果汁這種外銷月曆風光式行程)。
岔題了,這是寫網誌前的小懺悔。


一年好快就過了。溫哥華的冬天實在太蕭瑟了。也不知道是誰背地裡嘲笑我既敏感又遲鈍的感受力—說我因此「特別容易被娛樂」。其實,多愁善感也算娛樂人生的一種方式。如果我只能選:被自己的人生瑣事和種種矛盾煩死,或,拿它的奇妙和不可思議來娛樂自己,那麼當然後者會比較輕鬆,甚至需要點小智慧。否則,當我想到這一整年下來,其實只是「時光流逝」這樣的某種人生總結時,實在太灰色了啊。
人生裡有什麼是可以掌握得住的?有什麼是獨特不凡的嗎?體認自己再平凡不過即可能是最大的不凡。書裡都告訴人:人生的目的是「學習」,學習如何安於生老病死?這真是一種又積極又消極的「認命」方式。我還滿喜歡奧修說的:「體認自己只是整體的一部份」。如果這是個成就某種偉大或渺小的時代,那我們是這氛圍的一部份。參與烘托一個時代英雄,或者成為亂世之中的命運共同體。這其中的邏輯和態度其實一點也不清高或超然,因為,你不論選擇何種立場、參與、抵抗、合流、袖手旁觀或遁世,都只是這整個世界組成核心—其政治性的結構部份。
我沒有要談單獨的事件,而是想說生命情境的時時刻刻,一如有人說人生就是不斷地在抉擇。如此你可能推斷出自己是否學習到了什麼或增長了什麼智慧?我倒是覺得,這如果是可以「思考」出來的話,那麼那個結論也可以是一再被質疑和推翻的。與其如此,不如不想;與其多想,不如多做。
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中得獎的國家館「盧森堡館」的藝術家Su-Mei Tse(記得沒錯的話她是華裔)的錄影作品「掃沙漠的人」(The Desert Sweepers)(如圖)中,一群清潔工在沙漠中「掃地」,他們重覆著單調的動作,在一片沙海之中,這景況顯得特別有趣,似乎再怎麼掃,你的四周都沒有太大的變化。這是我印象極深刻的作品之一,不只是因為這種重覆單調但頗具詩意情境,還更因為一種宏觀的觀看角度,如果,只是看到一個人,也許我們心中會因而激起許多聯想和千百種疑問,但從一個客觀角度看到所有人都這樣不停地掃時,似乎就出現了某種有趣的答案—關於個人如何作為整體的一部份,以及這整個世界是如何以它自己的方式在運行。
企圖以各人之力成為獨特的顯然是一件荒謬或無力的事情。然而整體卻呈現出某種獨特和洞見。作品發出「沙沙沙」的掃動聲音,規律又漫無目的的節奏感,隱隱地暗示著好像是人生的某個小片段,或世界、宇宙某個微小章節中的細微變化。
在這一年起起伏伏的時光裡,最後竟是這件作品不斷地浮現心中。

12 Comments on “掃沙漠的人

  1. 在看過這篇文章的兩天後,
    我就在台北的某美術館內與SU-MEI TSE照面了。
    真是緣分啊!
    在這裡與GOYA分享的是,
    SU-MEI TSE的中文名字是謝素梅喔,
    是謝不是蔡,她還簽了一個很可愛的中文名字在簽名簿上。
    非常親切友善的女子,
    從外表上一點也看不出是華裔,
    不過她自己說她年輕的時候看起很東方,
    不知為何年紀愈大東味盡失!

  2. to suying:
    su-mei在台灣?!她要到台灣展出?真棒啊
    讀資料的印象中她很年輕耶.盧森堡館只展她一個人.好像一共展了四~五件作品,都很不錯,這一件是最容易被理解的,有其他兩三件頗為極簡我也非常喜歡(像沙漏),在山谷裡拉提琴那一件我個人就比較沒那麼喜愛.但都是好作品.
    當時我為了找盧森堡館,在威尼斯走了一整天,盧森堡館門口桌旁有幾張椅子,我坐在那裡覺得真是累到了一種頂點.看完展雖然很滿足,但一想到又要再走回去,就痛苦到了極點.

  3. 請問suying哪裡可看她的作品啊~~~
    很想看很想看
    是聯展還是個展??
    我找不到耶
    麻煩suying哩

  4. 大家誤會了,
    我只是說在台北看到她本人,
    沒有說是看到她的展覽呀!
    她是來台灣參加在高雄的藝評活動,
    順道由李明維帶著到處走走看看,
    所以我才有緣得見。
    不過據我所知,
    可能已有畫廊對她感興趣,
    也許我們再不久的未來我們就可以在台灣看到她的精采作品了。

  5. 如果我在台灣的話,會想跟她做個訪談…
    看以後的緣份吧,會碰到的還是會碰到^^
    lara最近好嗎?脫勾無妨,像我常脫線這樣就不太好哩哈!

  6. 我也滿想有機會做做她的訪問哩
    不過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處於如何模糊的角色定位
    或許還想做幾個人的訪問吧
    但沒有稿壓就習慣打混
    所以一直脫勾中也仍質疑自己的文字能力唉
    之前是幫忙寶藏巖的案子
    現在活動高峰期已過換別事勞動
    算是還好唄
    祝你們聖誕快樂囉

  7. 我也有碰到 很可愛的女孩子說
    真難把她和這麼沉重的作品聯想在一起……..

  8. 我也有碰到 很可愛的女孩子說
    真難把她和這麼沉重的作品聯想在一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