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誰要當下一首曲子?

那就來抽個籤。流年運勢。

不和協音(Jeph寫於1996年)
” 不和協音的流浪似乎是永遠了
唱片排成的長龍餓得發暈
一點一點啃食自己的眼睛 ”
” 耐著好性子
待會可以看到人工銀河
燈光打在一根針上再反射到罐中的耳朵
希望便活靈活現
所以了不起
所以是奇景 ”
” 比起來
那年的夏天倒像是騙子
秋天乾脆變成推銷員
反正冰箱裡還剩一截勇氣
你敢扮鬼臉我就豁得出去
看好各人的日記
大家一起來下注
誰聽到時間誰就輸
誰最先虛無誰就贏

” 哎哎不成不成
我還記得清楚
彼時咱們尚未浸於福馬林
現在擲來擲去的器官以前新鮮得很
提到那都血淋淋
本來想要埋起來 卻不小心夾在書裡
隔幾年打開
瞧瞧像是別人的
噁心 ”
” 這讓我想起那把吉他
割喉自殺不成
如今依依呀呀地跟老太婆搶神位
連卦三十二次都是哭杯
當不成DJ就別玩弄自由
手掌和天空之間
只有距離 ”
” 滿場只見傷口舞晃來舞晃去
舞起雙氧水舞起膿包
舞起紫藥水舞起凡士林
節奏兀自躲在廊柱後敲打恐懼
律旋悶聲用老鼠鬚編織毛衣
不和協音到那去了?
誰要當下一首曲子? ”
” 或許是冷氣吹多了 抽煙像是吞乾冰
在這乾燥的房間裡 砂子沒有巢
爭先恐後地搶著尋找眼睛
就快沒有眼睛了
” 看看這些天真單純的磚塊
為了一點淚水和創意
甚至寧願敲碎自己
而在未來
他們將成為一堵堵的牆
沈默而堅實
阻擋迷路的回音 ”
” 不和協音到那裡去了?”

煩悶泛濫成災,「虛無」可解。不過,得再撐一會。籤詩說得很清楚了。
「那些當年唱著不和協音的,抗拒融入這個社會的年輕人不再唱不和協音了,甚至還成了阻力,我們也會這樣子嗎,真是太慘了。」J解釋,「我當時寫這首短詩並不是想罵知識份子或那些即將成為中產或已經成為中產的,只是有些感嘆,這似乎是一種必然…。」

4 Comments on “誰要當下一首曲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