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等待填滿了想像

謝天謝地,終於復站了。
昨天,我在等飛機回台北的時間裡,翻閱Tales of The Invisible City這本畫冊,Kinshasa(金夏沙),說實在我還真不知道在哪裡(參見”這裡”:http://chinese.dictionary.yahoo.com/dict?s=zaire),也無從想像。在非洲中部揚起的一片金色塵土,和一雙有著懾人的陌生眼眸所投射,一座巨大的文化海市蜃樓泛出迷幻而扭曲的光茫,在熾熱的陽光下你看得到,入夜之後,盾入黑暗與無形。「影像」如謎,觀者在對象和自己之中迷失,我們在詮釋、定義,或者就只是在那迷離的迴旋中找尋一種沒有恆常的間距?一座模糊的城市和沒有焦距的文明。如果影像只是一種反射,那似乎也無關自我或他者而能獨立地存在,但那沒有什麼意義。我們在影像中的迷失,只有在距離中投入一種「視見」(一種介質)以描繪映射中的迷茫輪闊。

One Commnet on “等待填滿了想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