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再聽「少年ㄟ,安啦!」


重聽「少年ㄟ,安啦!」原聲帶,實在經典。製作於1992年,一晃眼,都十三年了。十三年來,台灣本土電影中的音樂製作,好的真的屈指可數,而「少年ㄟ,安啦!」又應該是其中數一數二的。由詹宏志策劃,所集結的歌手和樂手可謂一時之選,當時的伍佰還不叫做伍佰,而是如他曾經出過的第一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時,以本名吳俊霖出現在專輯中。其中還找了林強、侯孝賢、大陸時常和崔健合作的嗩吶高手劉元,和當時小紅一陣的本土樂團Baboo共同完成。


這張烘托著「如此真實絕望的流氓電影」(文案裡的文字)的音樂專輯,是上述那些音樂人最真誠和最具有爆發力的階段的一段珍貴紀錄。當時的伍佰的藍調渾厚憂傷,歌聲從內在的靈魂裡吶喊出來,有一種深不見底的滄涼和無法滿足的慾望,始終覺得這是他最好最純粹的時期,「點煙」這首歌憂傷但直接的氣勢讓人震顫:「我不知道 青春何時會變老 只知道男子漢不應該目淚流 我敢用生命 去交換一個知己…我有氣魄 甘願剖腹來相見 到是知己啊知己 到底在哪裡」(唱的是台語),這樣的詞,在紅了之後充滿奇怪文藝腔的伍佰專輯中已不復見。藍調的哀傷是如此搭配著台灣某種底層生活景觀,這和黑人以藍調舒發出自身內在的哀愁如此相似。這和伍佰自己早期的奮鬥經驗也許有關係吧。音樂總是最誠實的,當人有所轉變,音樂中內在的氣味也會跟著轉變。以前都說Gary Moore的吉他會哭,那時的伍佰也有這種味道。
林強當時唱了「無聲的所在」、「你真正上厲害」和「趕緊來賺錢」。他是個充滿熱情的忿怒歌手,在「無聲的所在」中和侯孝賢合唱,他的聲音力道來自於內在的忿怒和情感,而侯孝賢的演唱也充份有那「台客的社會氣息和陳年心酸一湧而出」(尤其是那首「夢中人」),兩個人兩種心聲,兩個時代,同樣催淚。後來的林強,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創作理念,不向主流妥協且逐漸淡出了流行音樂圈,如今他默默地做著自己的電音理想,堅守著那雖然小眾但深具意義的場域。
這張專輯的江湖味,將90年代當時台灣社會的一種苦悶氛圍和底層文化表現得淋漓盡致。
「無聲的所在」,陳世杰的詞將那種苦悶傳達得絲絲入扣:
行這呢久 是不是感覺有淡薄仔累
敢緊找一個無聲的所在
一個會凍喘大氣的所在
緩緩仔躺落來
撐這麼久 險險嘛地要忘記仔要衝啥咪
敢緊找一個無聲的所在
一個會凍放輕鬆的所在
慢慢仔想看嘛
惦在這座銅牆鐵壁的深山林內
紛紛擾擾 吵吵鬧鬧的日子活下來
安怎艱苦的心事
顛倒愛吞落腹肚內
惦在這個漂流之島 沒情的世界
生生死死 分分合合的日子看過來
安怎摻血的目屎
得愛一擺擱流一擺
痛這呢久 親像浮在無底的大海
敢緊找一個無聲的所在
一個真正無聲無息的所在
惦惦仔 一個人 哭悲哀

12 Comments on “再聽「少年ㄟ,安啦!」

  1. 今天叫春開車往墾丁的路上,朋友竟帶了一張伍佰,抗拒了很久還是放來聽,一夥人在晚上的公路上大唱,果然大家的豪情都隱埋了很久哪!

  2. 讀到goya這篇真有同為知音的暢快,忍不住浮出來打聲招呼。該怎麼說,當初聽到這張專輯就是讓人完全感染到那股在社會邊緣存活的無力和憤怒。那種聽完之後整個人被浸透的感覺後來再沒有過,我想到現在都還留著那樣反社會的疏離意識。

  3. to kuo: 是的,贊同. 音樂是有社會力量的. 謝謝你來留言.
    to orbis: 我至今也還是聽伍佰的芭樂, 無論怎樣偶爾聽聽還是可以滴! 😀

  4. 有沒有辦法分享一下這張呢?上次回台灣要找都找不到。要跟朋友借大家都說要回老家找哩 orz

  5. 嗯.厚著臉皮問一下
    可以也燒一張給我嗎?
    PS.我的專長就是等.不管等多久都行

  6. 不好意思..請問有人知道哪裡可以買到這個的DVD..因為要作電影分析及討論..所以希望能擁有正版的..可否請知道的朋友們告知一下..謝謝大家

  7. 寫ㄉ真是不錯,也讓我憶起這些歌,忍不住給他引用這篇文章,http://www.wretch.cc/blog/jack0429&article_id=2002309。

  8. 說到這張專輯,我就來「出櫃」一番吧。
    在座可能很少人有在真正吸安之後,坐在一位台客(沒錯,就是台客)的車裡,然後把伍佰的“少年ㄟ,安啦”開到震天價響,完全沉溺在那種毀滅的美感中之經驗。而,是的,坐在駕駛座旁的另一個台客,就是我。人一生中有那麼一段接近失速邊緣的境界(似乎社會也是一樣),大概就是這張專輯給我的感覺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