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記憶的空間-Muntadas演講

Antonio Muntadas談「記憶的空間」(Spaces of Memory)。內容主要講他最近幾年執行的計劃。他是個一直都在旅行的人,發展一個計劃也都不是一個月、兩個月。似乎他近年來都在做「區域建築景觀觀察」:關於記憶、歷史,和建築之間的關係。
他有某種獨特的方法學,這使得他的論述可以無盡延伸(做一百年都能做下去)。Muntadas擅長整理「資料庫」,一如他的作品,圖像、文字、紀錄/數據並重,其中有個明確的觀點,便使這樣的研究模型走遍世界。我不知道他花多少人力去收集關於一個地方的這些文獻資料和圖像,並加以分析,就像在威尼斯雙年展中,找出關於各國家館的歷史和轉變,並同時對照建築的分佈和使用過程。也因此當他做城市觀察時,記憶與歷史的部份很有效地避開了「懷舊」或過於浪漫的感情,僅管他找出老照片、舊文件以不同的敘事方式重現它們。


Muntadas強調對於城市建築的使用歷史的觀察,是社會政治議題,因此他談的是「權力與建築」。建築如何「紀錄」了過往、人們如何不斷重新使用它、如果要保留舊的景觀,保留的是哪一個部份、被消毀的又是哪一部份?他淺談「監控/箝制」(censorship)和建築使用彼此之間的關係可能是什麼。他演講大意中的「建築–訊息/系譜/檔案」,蠻有意思,其中一個例子是紐約PS1的空間轉變與使用目的–雖然這聽起來像是在做學期報告的枯燥題目,甚至他注意街道的更名與它的歷史過程,並以某種「文獻」的方式整理。
我抄下幾個他說的關鍵字,再看覺得有趣,似乎也就為我勾勒了他的想法:活化(activated)、系統(system)、功能(function)、能量(energy)、公共記憶(public memory)、消失的城市等。
最後他放了一段快半小時的影片,是他的新作(忘記寫下名字),談「恐懼」(fear)與它的意識型態。他的觀察聚焦在美墨邊界,那裡一直存在非法移民、勞工問題、毒品、走私…等嚴重問題,他的作品並不是去探討這些現象,而是探討這些問題的意識投射,並由此碰觸生存底限。Muntadas以美墨邊界的景觀,和實際的訪談片段,勾勒出「隱藏在『邊界』中的政治意識型態」和「恐懼」之間如何形成「政治操作」。美國的恐懼為何?墨西哥人民的恐懼為何?邊界的意義是什麼?這和近年來談恐怖主義應有些關係。他先請受訪者談他們覺得『恐懼』是什麼?中間穿插景觀,第二段請受訪者談對『邊界』的恐懼是什麼? 其中一位男子說:他跑過邊界,被抓了,他知道他完了,可是他只是想要「工作」…。受訪者大概都是這樣短短幾句話,卻共同勾劃和逐漸放大出了背後看不見的意識和生存狀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