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吃飯聊天中的策展實務

這次回溫哥華的時差問題輕微許多。雖說如此,我還是睡到下午五點才起床。匆匆赴一個晚餐約,是和AH的約定,上次回來時,她請我到她家吃了一頓令人回味的烤鮭魚餐,這一次我請客,並且很榮幸,還能繼續跟她談論明年可能展出的事。覺得很榮幸是因為我覺得她是很踏實、誠懇的藝術家,專注於自己的道路,也很有想法,她不追逐潮流,有典型的「德國精神」,意思是什麼都要求很精準。她一向很客氣,去年辦「廢墟與文明」,她對小細節的要求,看得出來在台北的環境裡她有些壓抑,不過她也瞭解這是文化差異,也就接受(或妥協),當然另一方面,我也盡力了。


兩次晚餐她的男友都在,他是本地資深藝術工程師,終年都在全世界各地跑,為藝術家做裝置工程、作品調校,他最擅長的是聲響系統和影像作品。我其實蠻敬佩他,以他看過的做過的和他的腦袋,其實自己就是一個非常傑出的藝術家,只是他已很久沒有創作,六、七十年代,他玩聲音藝術,也和Rodney Graham,Jeff Wall等人一起組過樂團,出過唱片。現在他還持續聽噪音,關心很多相關領域的東西。
他的生活經歷就像一本豐富的書,隨便跟我講幾個故事,就把我唬得一楞一楞。我以朋友之便,順便問他關於Rodney Graham的投影裝置,我計劃邀請他的一件雙銀幕投影作品,非常優美且具振撼力,特別是強大的低頻。他說,「他跟他的樂團去歐洲巡迴表演了。」啊?我想著,這位大牌真不務正業啊!他真是非常在意自己的「搖滾事業」。他給了我一些展場建議,如何裝置他這件作品,因為聲響的關係,勢必會影響到其他方面等等,想到這件作品隔音系統要花的錢,頭皮就麻,低頻的穿透力大,恐怕不那麼好做。我們還聊了關於各地雙年展的運作模式,他都非常清楚,雪梨雙年展有專業團隊,其中有專人負責和公部門和美術館溝通和磨姑,有執行小組,策展人只負責到處飛到處旅行,每兩個月回去指派新進度和監督,聽來是蠻讓人羨慕,這樣做策展人的確比較專業的樣子。但這聽來也比較像是「理想面」,若是兩個月以後回去突然發現天地變色,也不是沒有可能。
最近進度有些緩慢,有些藝術家失聯了,有些還聯絡不到,想來就有一點擔心。英文企劃做得有些問題,看來要修整一番。這兩天要打起精神。

2 Comments on “吃飯聊天中的策展實務

  1. Goya,那位溫哥華藝術工程師,接不接台灣的案子呢?
    他是專做聲音/音響/音樂這些相關領域的設計案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