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無題

今早收到一封信而感傷了起來。


那封信其實非常普通簡單,如同現在每天例行工作的往來信件,短短交待了對方的生活段落。或許,還是有些不一樣吧,在某個剎那,有人在遠方的生活中想起我,對我而言,就像是有種在距離或時間之外的微弱訊息向我發散。
或許因為這樣,我感到些許不安。那不具體但一直是存在的–被埋沒在巨大堅硬的生活表層之下的東西–藏在又深又細的縫中,它從底層掙脫出來而撞擊到我,使我突然意識到和自己的距離正越來越遠。真想痛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