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熱血

又來趕稿空檔隨便記。


如jeph所說,五月一日,和幾個朋友,要合辦一場「熱血的活動」。怎麼個熱血法呢?節目是由熱血中年如台灣類比聲音大師DINO、聲音先軀王福瑞等等擔綱共襄盛舉,熱血青年如Bbrother、Minimal Techno電音團隊耳朵虫的阿雅,以及熱血搖滾樂團Overdose的共同參與!大家毫不猶豫地答應,讓我們這幾個跑腿的忽然信心大增。僅管目前連一毛經費也沒,但熱血已經溢出來了!場地也是某單位熱請贊助!詳情敬請期待。Jeph只是被我拖去開會,因為我告訴他紅樓後面很異國情調,一排露天酒吧讓人以為到了葩達雅之類的,只差沒有走出去看到海灘。XD。熱血是這樣開始的:Overdose的團員說:「…我們都想做點什麼…如果早點聽到honeypie說Bob Dylan,那我的人生一定會不一樣!」Jeph因為這句話回程中直說好個熱血的青年,好久沒有這種感動了!阿,我說,是阿,熱血青年還是有的,雖然我還是興起了一種莫名的中年感嘆了。Jeph安慰我:「妳不是說『點滴工程』?人影響人,也是點滴影響的,我們一下子看不到太多基進者,但只要做,總是會影響到一些在中間人,那些人會再影響到更多極端者,人與人的交流與影響也是點滴工程。」他的意思是安慰我,即便是辦活動,把不同領域的人正確地兜在一起,那也是功德一件。聽完這段話,忽然我也覺得自己年輕了起來,Jeph也嗨了起來,自願要來幫忙,當暖場和收場DJ。這年頭,趴地不缺,如果這是場熱血的活動,那麼我真的希望大家從中也認知到,這社會上每一小塊的工作與開發,都有人在嘗試與堅持著,就像耳朵虫,在台灣獨立辦活動,堅持樂風,Overdose一群從跑電音趴開始的小夥子,開始了搖滾樂的追尋,這些看在我這已邁入中年的人的眼裡,十足青春。我要是這些人的媽(*咳咳*)會很安慰的!挖哈哈!

2 Comments on “熱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