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閱讀

藝術與現實,桃莉羊是真的羊嗎?

Jeremy Deller的「作品」是在曼徹斯特舉行一場遊行活動、他在美國進行公路之旅並展開公路論壇。 The Yes Men的「藝術」即是對其所要打擊的對象─如布希─出擊,他們製作仿布希的網站,揭露其罪行。Superflex,他們生產「自由啤酒」、在紐奧良雙年展創造實際的微型經濟循環。陳界仁設立布落格以群眾的發聲集體抗議美國在台協會的簽證官的態度與簽證制度。他在公園裡、展場中賣自己的盜版作品…。藝術至此,與現實已無所區別。時常佷多人會問到,這倒底是或不是「藝術」,藝術一詞似有些無以解勢它何以跟現實無所區別?
這是個要花很多時間解釋當代藝術推進的問題。常常我都在解釋這個,講得落落長,聽得人都未必懂,從觀念藝術講起、政治藝術講起、從藝術與社會的關係講起….。不過在〈ART POWER〉這本書裡,我讀到了一個十分精彩且有切中要點的解釋方式,作者葛羅伊斯(Boris Groys)以「銀翼殺手」中複製人追問「什麼才是真的」為例的說法,實在很屌,茲記如下:
當今的藝術不再是「作品」(art works),而被葛羅伊斯稱之為「藝術文獻」(art documentation),它既不是再現生活,也不是要在將藝術從生活中區別出來。藝術與現實之間的關係,就如同虛構的 、人工的─複製人,和社會現實─真實人類之間的關係,而在真實中它們已無所差異。
「藝術的功能正如雷利史考特的電影〈銀翼殺手〉所揭示的」,葛羅伊斯寫道,「人工製造的人─被稱為『複製人』,他們在被製造出來之時被給予一張關於其身世的照片文獻,那被用來『證明』他們與人類無所差別的『真實性』,那偽造的照片中鋪陳了他們的家庭、居住地等等…。僅管這個文件是虛構的,但它卻賦予了複製人真實的生命─主體性,這使得它們與真的人內外都無以區別。因為複製人是因著這份文件被置入生活和歷史中,也因而他們得以順利地繼續完成個人的生命。因此,影片中的男主角 hero對尋找自然與人工的區別的追求註定徒勞無功,因為那就如同我們所看到的,這個區別只是發生在如藝術式的手法的加工時刻中─亦即那張照片文獻的置入。」(P.5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