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台灣電子舞曲二十年

以下是Jeph為將於2.18日於桃園龜山鄉鴻城影視製片廠辦的舞會所寫的文案。很簡短,但好像是要因此開始訴說很多事,或許,他可以寫本台灣的「迷幻異域」。看到「幾乎每個老電音樂迷都曾有過刻骨銘心的第一場瑞舞」這一句,眼淚差點流出來,這當然也是非老瑞舞迷所能體會的一種很傻的回憶了。
轉載如下:
電子音樂的歷史不止二十年,但對現今大多數的樂迷來說,那些低音貝斯沈重如雷鳴,快速如戰鼓的電音舞曲形式-House、Techno、Trance、Break Beat、Drum and Bass、…,歷史是從1980年代末英國 Acid House風潮開始的。而對台灣的樂迷來說,電音的歷史,要從1995年寫起。因為電音之所以令人迷醉,令人無法忘懷,是它與「瑞舞」(Rave)這種在戶外或非商業舞廳徹夜狂舞的活動緊緊地綁在一起。
幾乎每個老電音樂迷都曾有過刻骨銘心的第一場瑞舞。台灣的第一場戶外瑞舞發生於1995年的夏天,DJ們與幾個朋友借了台貨車,將音響器材搬到二重疏洪道,乘著夜晚悄悄地舉辦台灣有史以來首場戶外電音舞會,現場200多人共同參與了這一次。
之後幾年,幾位DJ持續在二重疏洪道、大稻程碼頭、華中橋下、陽明山、…等地舉辦戶外舞會,每場人數大約一兩百人。瑞舞活動的愛好者人數在這段時間尚未爆炸成長,但「瑞舞」或「銳舞」似乎成為時髦名詞,像台北市政府於1996年啟用市民廣場的活動居然取名為「超級市民、銳舞狂歡」 。
寒冷的冬天不適合舉辦戶外舞會,台灣的瑞舞活動開始探尋新空間。自從1998至1999年的跨年的舞會「Full on 99」選擇了當時位於南港的「宏城片廠」之後,這裡便成了台北冬季瑞舞的聖地。
台灣瑞舞現象進入21世紀後才算真正爆發,除了陽明山馬槽、八里八仙樂園、內湖壁山巖、基隆和平島、…,瑞舞更走出台北,舉辦在龍潭崑崙藥用植物園 、台南馬沙溝、墾丁、…。瑞舞像蘑菇般,在無法預料的地點冒出,場場都吸引大批人群聚集。
那段時間是黃金的年代,也是最混亂的年代,台灣瑞舞場景爆炸性的擴大,反而傷害了自己。一方面大大小小電音舞廳成立,另一方面,2003年後媒體密集地對電音派對作負面報導,電音舞廳被掃蕩,瑞舞場景也開始萎縮,在台北幾乎可說是完全消失。
如今,台灣的電音漸漸遠離了那混亂又美好的瑞舞年代,大型電音派對場地都在完全可預期的場地如Luxy、世貿二館。
PLUR,曾在七八年以前有過美好的第一場瑞舞的樂迷,或許還記得這四個字:Peace、Love、Unity and Respect,如今看來有些天真滑稽。現在的台北,每月都有國際大牌DJ來台表演,你偶爾也買了票,讓自己成為擁擠又充滿汗臭的舞客之一,可是,當年瑞舞的PLUR好像永遠不會回來了。
不過,至少你還能夠回憶。在回憶裡,與朋友們一同沈醉在電音裡舞至天明,那樣的自由、那樣的解放,PLUR,在回憶裡 ,在你重新聆聽電音時 ,可不是同樣地真實? (By Jeph)

3 Comments on “台灣電子舞曲二十年


  1. 是啊 就算trance一樣會讓我雞皮疙瘩般的感動
    但無憂無慮的舞到天明的時代過去了
    rave=搖頭=毒品 唉!
    真正喜歡音樂的人不再出現
    取而代之的是搖頭嗨客
    遺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