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不連續記憶體

不連續記憶體
黃子欽的書與作品展

cover.jpg
傍晚,走進挪威森林,那天特別的熱鬧,昏黃的光線和友人的喧嘩充斥在音樂和咖啡氣味之間。彷彿才剛從另一個不相干的時空點上,瞬間進入了另一光景,中間折射或重疊了某些線索,或說巧合。否則,怎麼會在這多年後的某一個不預期的夜晚再度遇見黃子欽以及他的作品。
黃子欽出書了。在挪威森林裡再度相遇的興奮和尷尬,就像他的書名所揭露的秘密:一個「不連續記憶體」,此時此刻發酵和突現。除了他的書,他的影像作品掛在咖啡館的牆上四周:老舊的照片、拍立得照片的拼貼、重組、打磨、切割,用一種頗為自戀的自言自語方式,在人群的間隙裡喃喃訴說著似記憶又不似記憶的東西。或說,「記憶」是黃子欽害羞地表達自己的藉口,以此作為可能溝通的媒介,讓人們一度誤以為掉落到的時光隧道裡,那裡我們曾經擁有共同的某些東西。藉此,我們之間更加信任,更加珍惜,更加感情流露。
hunag1.jpg
然而越是真情流露,我們越發地感受到那追尋完整記憶的不可能,那總是如他作品中的拼貼片段、泛黃、隻字片語,和那種無以救藥的重複和斷簡殘篇。似乎也是藉著這種手法,黃子欽沉溺在無盡的追尋中,不滿足成為繼續下去的動力,以記憶之名,包覆上層層溫暖的色澤和距離感,訴說生活。
黃子欽的書:「不連續記憶體」基本上不該和其他創作分開來看,那無疑也是創作的一部份,一種形式。他的影像作品集結於其中,加上了他自己和另一位作者Sappho的文字,將原本只是視覺的感受拉長延伸為閱讀。其實,黃子欽的影像作品與其以凝視的,毋寧用閱讀的方式進行,平面書籍裡呈現的更加強了這個特質。畫面、文字、紙張的觸感交融在一起,以記憶的圖像為軸線,從我們這一代人的共同經歷中再去挖掘出更多可能被遺忘或忽略了的生命體驗;對於過去的時光,雖有些淡淡的失落感,但是從字裡行間仍然嗅得到對未來的盼望。在那些孩子、朋友、房子的拼貼之中,充滿了跳躍的樂趣和想像力,又從中說著他這一代關於快樂、孤獨、以及家的故事,讀來雋永又叫人打心裡感動。
huang2.jpg這種感動來自文字、作品也來自自己的心裡深處。咖啡館裡作品中的影像叫人相信那些成長過程中的記憶是如此真實地存在過。唯獨那包覆著作品的塑膠物似乎透露了一種不確定感、上色後的裝扮姿態、和潛藏的輕浮。塑膠質感和泛黃的照片竟然如此呼應和搭配,這無疑是黃子欽這個世代的足跡印記和生活感想,在咖啡館裡一杯咖啡的時間中,延長了時空的座標,而閱讀他的書,就像傾聽一座生命島嶼對我們說故事。
黃子欽作品展出時間: 至二月二十五日 展出地點: 溫州街挪威森林咖啡館 新書出版: 「不連續記憶體」/剪花王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