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覽評介

丹麥館:眩目的觀看


和北歐館相比,丹麥館呈現的則像是「巨作」,在成本、企圖和規模上都比北歐館要大了許多,而丹麥藝術家奧拉佛•艾里亞森(Olafur Eliasson)的作品也的確值得一提,不僅完成度高且有強烈視覺快感。艾里亞森的作品「眩目的觀看」(Seeing Blinded)是完全為丹麥館所打造,包括整體概念和空間設計。他以「視覺經驗重塑」的方式試圖挑戰觀者的「觀看」與經驗周遭的方式。他在館內外設計了斜坡、階梯,甚至是戶外的部份也都與館內連成一氣,觀者在繞行他規劃的動線的同時,體驗他的藝術作品所帶來的新感知世界,透過折射、反射原理,我們周遭的世界呈現了不同的色澤與分散的焦點,並以這種方式體驗固有的建築空間及自然空間。他的作品結合了雕塑、建築和自然環境,使用大量的鏡面、玻璃和萬花筒效果,以光線和多重影像的重疊和分散,讓人們在一片眩目的環境中再次對熟悉的事物重新體驗。走進他的銀色大型雕塑裝置,觀者迷失在一片萬花筒似的反射影像中(其中包括自己的影像),他提及「喪失方向感」是這件作品中很重要的概念,透過觀看,觀者重新建立自己與外在的關係。他運用大自然中結晶形式的本質結構,構築出一個想像的空間,形式上充滿科幻感。透過這種做法,艾里亞森試圖提問「人的感知如何被時間、社會、意識型態和技術等因素所形塑」。

就視覺效果與美學形式上來說,艾里亞森的作品是有魅力的,它並且不給觀者太大的欣賞壓力,可以是一種新的經驗且充滿樂趣。至少在「眩目」中,愉悅感時時存在。事實上,艾里亞森的作品看來雖充滿人為技術性和設計感,但從他所選取的基本形式—六角結晶體—這種自然界中存在的結構,可以看出他想探討人與自然之間關係的用心,而它的作品看來雖有某種程度的複雜度,卻又能還原到一種最簡單的本質的探討。
Flash art雜誌訪談
延伸閱讀:Olafur Eliasson天氣計劃

4 Comments on “丹麥館:眩目的觀看

  1. 想像的箱子

    二十年前我有一個迷宮玩具,那是一個圓形滑鼠墊大小的黑色圓盤,上面覆著透明塑膠(還是玻璃?),裡面是迷宮,有一顆黃豆大的水銀。…

  2. 繼續聊天氣

    Art, it seems, is turning increasingly into this kind of spiritual mass event. Something really is happening here. Guardia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