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另一個空間

差不多三個多星期了,我的忙亂逐漸塵埃落定,該要努力的還是得繼續,即便星期六我就要搭機回溫哥華。本來星期三就要回去,想想乾脆再等兩個工作天,也許兩天之內還能有什麼不可預期的機緣。


人在世界上如果不是有些氣味相投的朋友相互支持和幫助,誰能成得了什麼事?這好像是連日來的一點感觸和安慰。複雜的心情也不知該怎麼形容,總之有悲傷也才會有喜悅,因為世界的某方面冷酷而格外珍惜某些溫暖。
焦躁感逐漸散去,主要是因為心裡慢慢瞭解了事情該怎麼做才對。這時也才開始突然想念起文字和書寫,這需要在一種極度靜謐的內心狀態下才能完成的事,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回來時買了芭娜娜的新書至今只看了一半,覺得書中的沉重感使我更加焦慮而擱置一旁。
每天的生活被各種約會和訪談所填滿,和在溫哥華是截然不同的對比。前者的躁動感填補了我長久待在溫哥華的寂寞,但後者卻是適合寫作的氛圍。M學姐說的沒錯,創作(或寫作)需要「solitude」(與世隔絕),焦慮是殺傷力,我非常贊同。她形容得好,「那時連一根針掉到地上,妳都能聽見玻璃逐漸碎裂開來的聲音」,真是說到我的心坎裡去。
回來這段時間,我達到能承受狀態下的某種瘋狂,有些朋友知道我在做什麼。連打錯電話都不忘跟人談贊助,事後覺得自己真是瘋了,但總比隻身在異鄉時,光是焦慮卻絲毫無法有更多所為的狀況來得好些。年初時,我每天悶悶地想著自己該怎麼辦,毫無進展,有一天到畫廊做義工時,H突然坐到我身邊問我,「事情怎麼樣了?」我只是輕描淡寫訥訥地報告狀況,他回答我,「我們想辦法贊助你1000加幣,至少可以省妳一點機票錢。」
其實我根本沒想到什麼機票錢的問題,只是在煩惱展覽的可行性有多高。我離開畫廊推開門走到外頭,眼淚流了下來。回來後許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很難答得上來,總覺得自己的狀態跟這個世界是格格不入的,然而卻有很多朋友願意幫忙,這使我覺得做這樣一件事所學習的何止是一個可見的展覽事務,如果不能因此更理解這個世界,更理解人心良善與慾望的一面,才是浪費了這個過程。
焦躁時,我懷念在溫哥華的狀態,我還得回到那裡去,靜靜等待某種在體內成形的能量被釋放出來,繼續敲打鍵盤,喃喃囈語。如今每一個夜晚,我的心情就像崔健唱著,「像月亮將黑色的天空支撐著…」那麼美麗和孤獨。

10 Comments on “另一個空間

  1. 雖然我現在做的事跟妳的非常不同
    可是內心的掙扎可能很類似吧
    所以我想我能了解妳的焦慮與不安
    剩下幾天 好好加油喔
    回來我們再出來聚聚 坐瑜珈囉
    Take Care!

  2. DEAR GOYA
    看來得八月若碰面再說了
    原來之前能巧遇兩次都還算偷了閒
    忙亂了歪了到底作嫁說謊所為何來
    聲音膨脹高的是興奮還是興緻
    彼此加油吧

  3. goya妳好,雖然我並不認識妳,但是看了妳所寫的,很想問問看是否有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
    而且,妳正在進行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一個展覽呢?
    是自己的個展嗎?

  4. ㄟ! goya 你真的是吉人天相耶
    連在這寫感想都會有朋友冒出來要幫你的忙
    這展一定是沒問題的啦! 加油!

  5. ㄟ! goya 你真的是吉人天相耶
    連在這寫感想都會有朋友冒出來要幫你的忙
    這展一定是沒問題的啦! 加油!

  6. to 拜爾色素
    感謝關心
    那…我們可討論一下
    我就直接email給你好了…
    to lara
    下次哪天應該我倆一起喝咖啡
    你採訪我 我採訪你(職業病)
    互訴一下
    總之我這次回來忙中也是還做了超過四個採訪
    厲害吧?!
    to 季璁
    其實那天跟你談完之後我回家一直有種幸福感
    那種談作品的愉悅的延伸
    無論哪種想法都有無限可能
    加油加油
    呃呃…那你要不要來幫我? ^^

  7. ㄟ 要不要幫忙是問我嗎?
    在伊通不是講定了 or原來我還可以考慮
    嘿嘿 那我再想想……

  8. 好啦 去幫忙佈展只是小事一樁
    畢竟現在還扛著理想掙扎存在的生物已經不多了
    需要大家一同保育……….
    目前的工作有什麼幫的上的嗎?
    以往看過的展覽經驗 會有問題好像主要都是在規劃時
    讓現場應變補救的幅度都很有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