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可不可以再唱一首歌

回來將近一個月,我前天才偶遇我哥,也才知道他和我同一天飛機回加拿大。不過事情就是這樣,即使湊巧到能同一天出發,但還是坐不同時段不同班機。這或許是種神秘的家人經驗,別人難以了解的某種很不表面化的情感。


我想起他的一慣作風,有一次在溫哥華遇見他的工作同事,少說他們相識有一二十年吧,她突然問我:「這麼久了,我從來不知道你哥哥成家了沒?」於是我就說出一個好似天大的秘密:「他女兒已經快二十歲了。」
這樣就不難想像兄妹兩見到面尷尬的狀態了。其實我好像也只比他同事多知道那麼一件事而已。其他都拼拼湊湊,在我的想像中。比如說他好像有個電影夢,或許是寫了十幾二十年的劇本,希望能籌到資金之類的事情,年復一年。他似乎有些冷酷,但他曾拍過的短片中(我應該都沒看過)有一部名為「我想再唱一首歌」,我特別喜歡這片名,常想著,會把片名取得這麼詩意的人應該一點也不冷酷。
那天,他在距離我大約三公尺的地方坐了下來,靜靜地,醫院的某個小空間裡只有兩人,空氣中飄忽著淡淡陌生。他拿出指甲刀修指甲,我翻著自己的筆記本還是什麼的。
大約是幾分鐘後,我看看他的動作和模樣,「你…老花眼很多年了嗎?」這好像是當時我唯一能想到的話語。
「嗯,已經很多年了。」他微微地笑了。
「沒配眼鏡嗎?」
「沒有。」
……
「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問。
「大概四十歲的時候吧。」
我心裡盤算著自己距那時候還有多久,同時又想起幼稚園和小學時,他那時候還會牽著我的手去巷口的路邊攤吃麻醬麵的情景。

10 Comments on “可不可以再唱一首歌

  1. IS LIFE推薦閱讀專欄

    2004.04.03»»可不可以再唱一首歌by_goya 大約是幾分鐘後,我看看他的動作和模樣,「你…老花眼很多年了嗎?」這好像是當時我唯一能想到的話語。 「嗯,已經很多年了。」他微微地笑了。…….

  2. IS LIFE推薦閱讀專欄

    2004.04.03»»可不可以再唱一首歌by_goya 大約是幾分鐘後,我看看他的動作和模樣,「你…老花眼很多年了嗎?」這好像是當時我唯一能想到的話語。 「嗯,已經很多年了。」他微微地笑了。…….

  3. 我家兄弟也不像 不同興趣 不常往來
    不過為了最近弟為了搬家的事
    我跟他說聲謝.MSN上
    他也吃了一驚似的
    哈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