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醫生說我沒事,可是我覺得很憂鬱…

我們討論著如果要為市場寫一本關於溫哥華的書,它的魅力在哪裡?比起很多城市,這地方一點也不吸引人。雖然我覺得這裡有許多值得書寫的細節,但她總不比什麼愛琴海這種名字來得響亮。「那就賣妳的生活吧。」J跟我說。


他的意思是說:那麼就寫些比較個人散文式的東西,好比我現在要說的:我的時差越調越倒錯,第一天五點起床,第二天四點半,今天四點就起床聽著Tom Waits永遠在宿醉的歌聲,陪伴我的只有一盞小燈…之類。咳,那就像村上春樹在希臘無聊的冬天裡慢跑都會變成很有趣的事情。
錯,問題來了,村上春樹慢跑和我慢跑是兩回事情,他的慢跑比我的有趣。他詮釋Tom Waits也會蒼老而哀愁得多。一個寫手要對當下如何能掌握文字及其表現界面有充份的自覺和認識,這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
其實想說的是,Blog真是個好東西。讓這個失眠夜裡的情緒有了一個明確的投射對象,除了吃宵夜讀書寫字之外,對於會看到這些文字的朋友還多了一些想像,並在這半私密的虛擬空間裡找到些許共鳴。可能是一些生活感想,或我平日愛反覆囉唆書寫的藝術云云…。前兩天有個朋友讀到我很久以前寫的評論文字,說那讓她感受到「一個寫作者所堅持的最後防線」,我想這鼓勵成份居多。這句話仍讓我心底有些感觸,在現實裡,我們所面臨的誘惑和需要妥協之處何其多,就算這麼多年來沒有節節敗退。說得好像太嚴重了,想起有人也叫我回家撒泡猴尿好好看看自己。
大家似乎都很容易激動,好像台灣的政治一樣。激情一方面使得我們看見和體認更多,然而就像在大選後,言論百花齊放叫人心神撩亂,而我卻是在看到tm的一篇小短文後像吃了顆定心丸,不是別的,就只是無論局勢再怎麼變,我們仍要「各就各位,繼續努力」,認清自己的位置,書寫亦然。
Ps. Doctor says I’ll be alright, but I felt’n blue… Tom Waits把不到馬子的時候,或把到太多馬子時這樣唱的。

6 Comments on “醫生說我沒事,可是我覺得很憂鬱…

  1. 我也錯亂了
    我早上兩點半就醒了,一直到中午12點才又去睡,睡到五點
    反正就是不連續的睡
    好像只有剛生小孩的女人會這樣

  2. 好討論。
    昨夜見了小普和BC旅遊局的Christine(以及她的一些明日報朋友)。
    五月底辭工的想法越來越堅定(只要師父沒反對)。
    我的部分週日會整理出來。就先這樣。

  3. to goya,
    Vancouver always its own identity and its uniqueness no one can understand unless you are in the city itself. 愛情海 是包裝下產生的名詞,它是伴隨著照片,希臘文化,商業炒作而發紅發紫。 Vancouver could be the same in packaged in a different fashion.
    Just write up what you see, feel, think, smell and how you live !! do it b4 someone else does it.
    Live right here right now. don’t hesitate b4 you bypass it without notici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