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工作樂趣

沒錯,我真的是那種連望著天空發呆都會有很多情緒的人。這樣的人應該無法呈現「專業記者」的形象,採訪中情緒來了,我還會忍不住激動之類的。


不過我現在懂得儘量將那些情感保留到事後,離開了採訪地點時才對自己流露。與拜訪對象的交流是兩種頻率的謀合,頻率契合,對方即使只需要說一句話,似乎就能隱約感受到他整個思考情境。我將那些感受保留起來,未來我書寫時,便能從記憶中喚出,並試著注入我所敲打的文字之中。這是採訪和書寫過程中最吸引我的地方。我一再驗證著自己的知覺與判斷,透過它,我似乎也更能瞭解他人與自己。
這肉麻的感觸來自於今早我拜訪一位藝術家。雖然我們之間並不很熟識,但藝術家說些什麼,我就算只是點頭,他能從我的表情中知道我理解與否,他因此有可能進一步表達更多。我很珍惜這種瞬間的情境,頻率對味了,對方的表達便開始出現語言之外更多抽象意義的光暈,而當下在我的目光中,全世界就只有他/她和他的作品。
道別後,我想起樂手Jeff S. 曾經跟我說的創作中的「至福感」,那是不太能被語言所描述的心靈狀態和一種極大的當下滿足。我有時很慶幸自己雖然不是創作者,但卻能透過交談、欣賞體會到這種頻率,人說唱戲的下了戲還回不過神,而我這個只是觀戲的也常一不小心就太投入。
Ps. 每次我見到這位言詞非常鋒利的藝術家都有點小緊張,今天走出他工作室還有另一個安慰:我應該沒有又不自主地流露出很蠢的樣子吧?(比如結巴,東西忘了拿或撞到牆之類我常犯的蠢樣)…感謝老天,這樣有朝「更專業採訪」邁進一點點。

3 Comments on “工作樂趣


  1. 我最怕聽採訪錄音帶裡面
    我笑得很蠢
    或不小心又把人家話打斷了….
    前幾天我問到有點發呆
    結果受訪者就問我,我想回應你剛剛問的問題
    你要不要在說一次…..
    我竟然忘了
    只好倒帶重聽
    呵呵呵…傻笑
    還好他好像也講到發呆了吧
    挖哈哈哈
    還有,有時受訪者會說
    “跟你聊天真的很愉快”,一類鬼的
    我都想”真的假的啊?少在那邊說場面畫了”
    這是不是我信心不足?或者自我感覺太差呢?管他去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